子宫的磨难

A 19th-century engraving of an Aboriginal Australian encampment, showing the indigenous lifestyle in the cooler parts of Australia at the ti 子宫作为生产工具,必须为其社会贡献生产力的历史,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(...


A 19th-century engraving of an Aboriginal Australian encampment, showing the indigenous lifestyle in the cooler parts of Australia at the ti
子宫作为生产工具,必须为其社会贡献生产力的历史,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(12000年左右),甚至更早。
彼时,人类出于优生学的考虑,确立了**的禁忌,通婚(exogamy)渐成常态。通婚无非两种,一是入赘(Matrilocality),即男方离开自幼成长的部落,到女方的部落安家;二是出嫁(Patrilocality),即女方嫁入男方部族。考古学和人类学都没有找到“入赘”被绝大多数原始部族采纳的证明。原因很可能非常简单——男人没有子宫。没有子宫,少了怀孕和分娩的负担,狩猎,抢掠和征战之类的蛮力活,便落在了男性身上(女性当然也参与狩猎和征战,只是人数上不及男性),再加上男孩在成长过程中,多和年长男性扎堆,极易被“尚武,拜肌肉男”的原始丛林生存法则**,久而久之,便养成了好勇斗狠的习性(《A Working Hypothesis》 from 《The Creation of Patriarchy》by Gerda Lerner 1986)。果真如此的话,如何确保“好斗的”入赘男忠于他的新部落呢?万一他一言不合大打出手,完了还逃回出生地,养兵恤民,伺机复仇怎么办?相比之下,女性就显得平和许多。小鸡变大鸡只要16-24周,婴儿到成人却需要16年,艰难的怀胎和分娩,漫长的养育期,再加上原始社会苛刻的生存环境……一切都在不舍昼夜地,加固着母亲和孩子之间的纽带。因此当时的人相信,出嫁制比入赘制省心。只要生了孩子,女人就会忠于她的孩子,从而忠于孩子的部族。
因此,比起谷物,骡子和布匹,女性因其独特的生理构造(拥有子宫),成了人类社会最早的互易品之一。对此,英国生物学家和遗传学家C.D Darlington的解释是,这是“进化初期,人类本能地寻求最适宜命运(optimum density)的体现”。尽管以色列历史学家Yuval Harari认为,进化的主要目的是繁衍,至于被繁衍物是否幸福,进化没打算去解决(《人类简史》)。
图说:What these examples demonstrate is that ideas of masculine hunters & feminine gatherers are a myth. Whilst a form of gender binary was certainly in formation during the prehistoric period, it was by no means rigid. Instead, gender roles were fluid & allowed for their societies economic needs & concerns(from 《NOTES TOWARD A MARXIST THEORY OF GENDER》)。
女性成为互易品,进入交换市场,在法国人类学家和人种学者Claude Levi-Strauss的眼里,是“人类历史上,导致女性沦为从属地位的首要原因”。他写道:“出嫁不是两厢情愿的,而是部族之间的交易(《Engels Origin》p218)。”交易的过程,便是女性被物化(Reified) 的过程。物化的物质基础是女性的子宫,即交易筹码。子宫意味着生育力,亦即未来的生产力。那些在生育潜力上被看好的女人,动辄身价不菲。法国人类学家Claude Meillassoux也大致同意这个观点,他认为漫长的孕期和原始年代高发的分娩死亡率,导致了女性(子宫)成为抢手货,并引发了部族之间连绵不绝的战争。胜者(通常是男性),掳走女人,杀死抵抗者,迫使沉默的大多数为奴,同时把自己晋升为统治阶级。作为战利品的女性及其子宫,便理所当然地沦为了统治阶级的私有财产,从而失去了它(子宫)和它的主体应有的话语权和行动权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  • dede58.com 2017-7-5 10:21:32

    做最好的织梦模板——dede58.com

    织梦58 2017-7-5 10:20:33

    织梦58—做最好的织梦模板!

相关文章